主页 > 商铺资讯 >

钱都温州:全民“炒钱”

  • admin
  • 2020-08-02 07:48

大致勾勒温州资本的流动轨迹,不难看出,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炒房、炒煤、炒黄金,到炒棉、炒电、炒矿产,在深谙资本只有在运动中才能实现增值的经济学逻辑的今天,精明的温州商人手握大量灵活现金,把玩着民间资本游戏,推动温州迈入了盛况空前的炒钱时代。 野蛮生长的民间资本
温州市统计局最新报告显示,2010年温州市地区GDP总值2925.57亿元,按可比价格计算,比2009年依然保持增长11.1%。

然而,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在7月21日发布的《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》中称,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规模约1100亿元,其中20%被用于房产投资或集资炒房。

一个地区的民间借贷规模,竟然达到了该地区GDP总值的三分之一,这不禁让人唏嘘,钱都温州的民间借贷规模庞大,增长惊人。

该数据来自人行温州中心支行的抽样调查,从资金借入方和贷出方双向测算并相互验证得出,是指该时点上存续的债权债务关系的借贷余额。目前,被列入温州民间借贷交易活跃指数监测的样本,包括近1000家融资中介开设的1300多个银行账户。

同时,人行温州中心支行认为,这表明近期该市民间借贷市场处于阶段性活跃期。根据该行去年的调查,当时的民间借贷规模约800亿元。这意味着短短1年间,又有300亿元资金涌入地下金融市场,同比增长近40%!

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实际温州民间资本的规模可能早已达到8000亿元人民币!疯狂增长的背后,表明在银根紧缩的情况下,温州民间拆借和银行信贷关系可谓此消彼长,大量贷款需求推高民间拆借利率,受逐利效应推动,吸引更多资金入市。

早期的民间资本积累来自于勤勉的实业耕耘,先富起来的温州人在炒房上斩获颇丰,然后再用那些资本去炒各种生产资料,最终现在是用钱炒利息。周德文认为,民间资本拆借的旺盛和可观收益,已经直接导致了很多企业家弃实业,转向这类资本游戏,他提出警告,在这样的发展情况下,温州经济实际上已经存在空心化的特征。

仿佛滚雪球一般,如今的温州民间资本已经形成了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,其间,也闪现着大型金融机构的影子。

Top